FANDOM


古埃及文明的最大遗产,在于为人类提供了一段长达三千年的王朝循环史。此段历史开始时,黄河流域尚处在史前蒙昧中(BC3100);此段历史结束时,正是汉成帝在位时代(BC30),中国刚刚开始进行王朝循环的游戏。古埃及诸王朝的命运昭示着中国诸王朝的命运。统一分裂、一治一乱、合久必分、分久必合,直到最后崩溃,但凡中国日后的戏码,古埃及已以惊人的相似性早早演出了。


第二中间期以前,古埃及的历史可以说基本是上埃及的历史,埃及人的城市最多只延伸到下埃及(尼罗河三角洲)南部。前王朝时期上埃及诸诺姆(邦国)沿尼罗河一字排开。尼罗河每年的定期泛滥令沿岸各地统一治水成为必须,魏特夫的水利专制理论似可适用于埃及。处于上埃及南端的希拉康坡里斯具顺流而下之天然优势,创造霸业近乎必然。综合上述两项因素,埃及统一。

早王朝时期,测量尼罗河水位成为王朝极重要的任务。在此期间,统一王朝国家机器的可怖亦初露端倪。自第一王朝初王那尔迈至第二王朝末王哈塞海姆威,上埃及对下埃及屡次用兵,规模、斩获皆颇骇人(海塞海姆威两次征伐皆斩杀四万人以上),其破坏性非诺姆间的城邦战争可比。至古王国(第三至六王朝),利维坦对民众的侵害更形露骨。只需看第三、四王朝高达百余米的巨大金字塔,即可知国家对民力的疯狂滥用。希罗多德笔下埃及民众对胡夫的痛恨,大有「与汝偕亡」之既视感。王权借助神权无限神化,祭司借助王权完成自身官僚化、大肆敛财(埃及诸神的谱系取决于政治动向,法老与何处的祭司合作,何处的神即可称为主神。古王国之荷鲁斯神、拉神、中王国之蒙图神、新王国之阿蒙神,皆由此威压诸诺姆之地方神。神界的秩序实为人间秩序的投影)。当祭司与王权融为王朝官僚系统时,祭司当法老亦成为可能(第五王朝)。此种挤榨民力的体制终难维持。第六王朝遂在政治危机及气候变异冲击下倒台。

古王国虽统一埃及,然大臣多为王族或世袭,各诺姆多归土官(诺玛尔赫)。第一中间期初期的大饥馑到来时,各领主保境安民。「我没有使一个人饿死」(埃及中部阿西尤特土官语)虽属夸大之辞,封建水密舱之功效仍可窥一斑。诺姆战争重启,烈度颇低,出自底比斯的第十一王朝虽扫平各邦,复归一统,然其兵力亦不甚大(考古结果为证)。幸有封建红利,第一周期屠民规模至此尚属可控。然寒士(涅杰斯)在此期间颇为各邦君主所进用。底比斯之霸业,亦或由寒士之助。

中王国兴起(第十一、十二王朝),大一统之利维坦再临。诸法老依寒士打权贵,迈向一人专制下的普遍平等。观阿蒙涅姆赫特一世(第十二王朝初王)训子语,阴毒、机会主义可比申韩(《阿蒙涅姆赫特的训诫》)。政治的封建道德至此已亡,费拉宫廷的勾心斗角兴起。及至赛索斯特里斯三世,财政上缴中央、重划行政区、改土归流次第成熟,上下埃及各派刺史(瓦列特)监察,则一君高居于上,万民散沙于下,大一统费拉帝国已然出炉。费拉帝国崩溃后,第二周期屠民之惨几同末日审判(《伊浦味陈词》)。

中王国开发法尤姆湖,以胡人(希克索斯人)守边(下埃及东部之阿瓦利斯),埃及北部渐次开发。费拉帝国自溃,胡骑轻取下埃及,第二中间期南北对峙之局乃成。埃及人的南朝(第十七王朝)向胡人的北朝(第十五王朝)称臣纳贡,实割据于底比斯之军头。南朝军事上引进复合弓、马拉战车,完成北朝化;财政上依托底比斯阿蒙祭司集团、努比亚黄金。长此以往,南强北弱之势形成,乃有雅赫摩斯北伐驱胡,以第十八王朝再统一之事。

新王国(第十八至二十王朝)前期法老出自技术上胡化(喜克索斯化)之军事集团,挟上下两埃及之地利,以扩张为能事。十八王朝之图特摩斯一世、哈特谢普苏特、图特摩斯三世武功烈烈,开拓埃及帝国,无须赘述。阿蒙神祭司赋予法老神性,法老赐战利品于神庙。神庙坐拥良田无数、役奴婢数十万,法老埃赫那吞遂以一神教(阿吞神)对抗。埃赫那吞驱民数万营新都、筑新庙、祭新神、用寒人(涅木虎),死者无数。其死后,子图坦卡蒙继位,祭司拥宰相阿伊,反攻倒算,复屠杀数千人,乃至弑君。埃及万民,无非底比斯两大集团(法老、祭司)之炮灰。动辄成千上万之诛戮,与城邦战争比,何者更惨?

第十九王朝之拉美西斯二世,乃埃及帝国最盛期的法老,所为极似汉武帝、清高宗:与赫梯争霸,惨败于卡叠什而自命大捷;营新都于下埃及东部,一再意欲东征;勒石纪功于神庙,自封战神;自筑生祠(阿布辛拜勒神庙),自居阿蒙、拉神之上。费拉帝国最盛期,率多此类「圣君」。「圣君」之文治武功愈可观,则万民所受盘剥愈重。「圣君」晚年,府库空虚、民有菜色。及其死,夕阳即照临帝国。第二十王朝时,埃及使者见辱于叙利亚小邦(《温阿蒙出使记》)。昔日无远弗届之帝国,迅速沦为「万国」之一,而埃及仍自命天朝。

第三中间期及后期,利比亚人、努比亚人轮番入据埃及。底比斯祭司委身于各夷狄间,唯求自保。及亚述、波斯大军一至,屠城纵火、惨绝人寰,埃及化为鬼蜮,恰似蒙古军杀戮过后之金国。如此之惨,比之第一中间期之城邦战争、第二中间期之半壁沦丧,如何?古王国统一埃及领土、中王国中央集权、新王国费拉帝国,三千年来王朝史似温水煮青蛙,步步摧毁社会水密舱,终使一盘散沙之万民丧失一切自救能力,沦为费拉。费拉散沙之上,祭司集团维护的埃及文化亦为无根之木。于费拉而言,底比斯祭司、圣书体文字与我何干?「只要能吃上口饭,保住条命,谁当老大都一样。」希腊人立足于埃及所建之托勒密王朝,亦为此种费拉文化所同化,终亡于罗马。

此后,罗马以埃及为皇帝私人领地,埃及之民不过为罗马皇帝纳粮当差而已。四世纪罗马独尊基督教,废埃及祭司、毁神庙,费拉乃纷纷改宗。七世纪绿教入境,费拉复喜迎王师,争相绿化。古埃及至此,早已亡国灭种。费拉缺乏自组织能力、缺乏共同体意识、更无契约精神、荣誉感,所思唯有生存、觅食,近似草履虫。古埃及三千年王朝史的最终产品,即为此种费拉。人类历史演进路径无非有限几种。由秦到清「辉煌灿烂」的王朝史,除人口、面积为古埃及数倍、数十倍外,路径有何不同?中国刚开始玩这套王朝循环游戏时,古埃及已经玩完了。这一路径,无非是古埃及玩剩下的。

用阿姨学看古埃及


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对古埃及有如此严重的高估和神化。这么 low 一个文明。
航海垃圾 政治结构垃圾
历史也远不如两河悠久 复杂度也超级低
大部分人接触古埃及文明知识 都是些民科提供的几手货
也就是医学 造纸 值得称道
金字塔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吧
对 就是很笨地堆石头

真相!唐朝就是埃及帝国!
我证明了,古埃及的埃及帝国其实是大唐!
民科喜欢拿夏朝君主事迹和埃及法老的一点点相似,证明夏朝 = 埃及。我更严谨,证明古埃及是唐朝,连君主谱系都几乎对上了!
阿蒙霍特普一世和图特摩斯一世是唐高祖和唐太宗,扫清天下打败突厥 = 攻占巴勒斯坦和叙利亚。图特摩斯二世是唐高宗,被哈特谢普苏特 = 武则天篡位。图特摩斯三世是唐中宗,受制于母后,政变上位恢复男性统治。阿蒙霍特普二世是唐睿宗,阿蒙霍特普三世盛世是唐玄宗前期开元盛世,埃赫那吞用阿吞教搞宗教革命是唐玄宗后期天宝大乱,图坦卡蒙登基废阿吞教是唐肃宗自立。
后面的阿伊和赫伦希布是唐代宗、唐德宗。然后十九王朝开端,拉美西斯一世开创新朝,几年就驾崩,象征唐顺宗永贞革新。塞提一世和拉美西斯二世文治武功,象征唐宪宗元和中兴!
后面的几个法老谱系有点乱,象征唐末混乱。十九王朝末代法老西普塔 = 唐哀宗,篡位的军头塞克纳克特 = 朱温篡位,被塞克纳克特剿灭的流寇头子伊尔苏 = 黄巢秦宗权之流!
其实桂支那宋代以前历史都是瞎编的。唐末五代华北人死绝了。一支起源自古埃及的部落经过两千多年,潜伏在西南山区,进入中原,用自己的历史记忆伪造了唐史!

无比科学

宋朝人为了证明自己继承了一脉相承的历史,伪造了唐代以前的所有古建筑古文献
宋太祖晚年良心不安,准备公布于天下,被宋太宗干掉,这就是斧声烛影的真相!
赵普说半部论语治天下,其实是因为当时宋朝人还没有编完古籍,论语只编了半部!!
还有 你们有没有注意宋真宗喜欢修道?其实 那是古埃及宗教传统的遗留!

几种常见的世界史拎不清:古埃及好伟大、拜占庭好伟大、织田信长好伟大 + 日本的战争是村长打村长

古埃及吹,一股很不好的风气,你 已经摸到了 环地中海世界,却 选了 最 low 的一个
如同 近代滋事分子 看到西方书,就一头扎进负典,不能自拔
上古你球,新月沃土高档,小亚细亚高档,希腊高档
这样

古埃及文明,用最宽泛标准估计 4500 年历史,提供的经验 不会比支那高出太多
而古两河的内涵 则远超支那史 百倍

本格古埃及文明 也就一千多年

古埃及 大型建筑淆 发达
素庸为
一 处在环地中海世界
二 类支那的大一统君主一直很强
就造出 一大堆 巨型怪胎
这样

窝老 曾是个 狂热的 埃及迷
看过的 埃及淆 中文著作 不下二十本
论文 几十篇
翻译成汉语的 埃及淆书
我基本 都买过
至今 能按顺序 背下
古 中 新王国 法老的名字
所以 我也很能理解 埃及吹 的 心态
毕竟 浸泡 超级外围支那太久
猛一看到 环地中海世界的地板
看到了 世界核心的 一点点
就觉得 啊 好流弊
然后 不棱自拔 这样
我老对古埃及 有
恐惧(神秘学的民科看多了)→吹(埃及迷时代)→黑(接触阿姨后)
三个阶段
这样

古埃及国粹:
法老在浮雕上 宣布杀敌几万
取得一个又一个大捷
壁画强国

古埃及文明,依附于尼罗河而生。尼罗河在沙漠中灌溉出一条绿带,使密集的农业人口聚集于河流两岸。古埃及人将南部的尼罗河沿岸,叫做上埃及;尼罗河三角洲,叫做下埃及。公元前 4500 到前 3100 年,上下埃及出现几十个「诺姆」(城邦国家),最后上埃及南侧的希拉康坡里斯顺流而下,一统上下埃及,建立第 1 王朝。公元前 3100 年,古埃及进入王朝史。

古埃及王朝,从公元前 3100 到前 30 年,三千年出头,一共三十三个王朝,就是第 1 到 31 王朝 + 马其顿王朝 + 托勒密王朝,非常好记。根据时代特点,分成以下时期:
早王朝 = 1、2 王朝(前 3100—前 2686):下埃及不断反抗,上埃及多次用兵,在第 2 王朝末期完全控制下埃及。

古王国 = 3 至 6 王朝(前 2686—前 2181):法老狂修金字塔,征服西奈,派船队去黎凡特做生意。三大金子塔,都是第 4 王朝的。这一时期,中央高官一般是王族,各诺姆的统治者仍然世袭,封建残余明显。

第一中间期 = 7 至 10 王朝(前 2181—前 2040):大旱灾之下,中央政权崩溃。各诺姆自立,保境安民,封建战争,后期演变成争霸战争,无背景的平民游士效忠于各邦君主。

中王国时期 = 11 至 12 王朝(前 2040—前 1786):天下再次一统,11 王朝出现类似法家的不择手段帝王学。12 王朝中期鼓励平民开垦私田,后期改土归流,实现各地主政者平民出身流官化。法老穷兵黩武,周期性抢掠南方的努比亚黑人。此外,埃及文明扩张到克里特岛,在当地形成与埃及类似的文明。社会彻底费拉化,12 王朝崩溃,喜迎大洪水,所有金字塔被洗劫一空,精英被暴民几乎杀绝,金字塔技术失传。

第二中间期(前 1786—前 1567)=13 至 17 王朝:蛮族喜克索斯人从西亚阑入,在下埃及建立北朝(15、16),埃及人退守上埃及沦为南朝(13、14、17)。南朝学习北朝胡人军事技术,反推北朝,再次统一埃及。
埃及帝国 = 新王国时期(前 1567—前 1085):18 及 19 王朝前期,法老凭胡化军事技术大杀四方。努比亚沦为藩属,巴勒斯坦、叙利亚、黎巴嫩各国向埃及效忠,埃及帝国成型。祭司集团掌握全国一成土地、城镇,和法老斗争激烈,法老依靠提拔底层平敏身份的小官对抗祭司。19 王朝后期和 20 王朝利比亚蛮族、海上民族入侵,19、20 王朝之间发生大规模流寇战争。20 王朝时藩属国纷纷脱离,帝国崩溃。

第三中间期(前 1085—前 664)=21 至 25 王朝:祭司篡夺法老宝座,是为 21 王朝。之后利比亚蛮族涌入下埃及,建立一大批封建小国,其中有三个最大的酋长自称法老,被埃及人称为 22、23、24 王朝。祭司退守上埃及,请求努比亚黑人解救埃及。努比亚人出兵消灭下埃及利比亚政权,建立 25 王朝,恢复埃及旧制,最后灭于亚述之手。

后王朝时期 = 26—31 王朝(前 664—前 332):亚述帝国衰落,埃及人复国,建立 26 王朝。这一时期希腊人大批来到埃及,垄断埃及航海业,建立一批商业城市,埃及法老雇腓尼基人进行一次非洲环航。其后波斯入侵,是为 27 王朝。而后利比亚血统的埃及爱国者起义复国,相继建立 28、29、30 王朝,再为波斯所灭,是为 31 王朝。
马其顿、托勒密时期(前 332—公元 30):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希腊大军波斯,拿下埃及。亚历山大死后,其部将托勒密在埃及建立王朝。希腊法老治下,社会经济完全国家化,人口暴增,终为罗马所灭。

赫梯比埃及高档
卡迭什 痛揍费拉暴君拉美西斯二世

古埃及的王朝史观,其实是埃及人在托勒密王朝初期的民族发明。面对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希腊统治者,埃及士大夫曼涅托为证明埃及有更古老、更辉煌的文明,在公元前 4 世纪写了一本《埃及史》,将埃及的古代王朝分成三十个,从 1 到 30 进行编号排列。

古埃及人的真正历史观,是不存在王朝的。古王国和中王国的法老,只认为自己是神之子,对人世统治者的谱系编定并不很在乎。埃及帝国(新王国),法老是冒名顶替的胡化集团。为了证明自己继承了「悠久文明」,新王国法老就提出,要编定「自古以来」的正统法老谱系表,即「王表」。新王国的出土王表很多,最有名的是第 19 王朝塞提一世的阿拜多斯王表,将从第 1 王朝开始到他自己的法老中,所有大一统时代的法老依次列入(也删掉了一些人,详情见下一条朋友圈),这就是古埃及的正统论。

由王表表述的正统论虽然「证明」了埃及文明自古以来,但毕竟无法线性地描述「一脉相承」的埃及历史。在此基础上,就有托勒密时代受西方刺激后的二次发明。

古埃及军制演变:从州兵到常备军到雇佣兵
古王国时期,军队都是各诺姆的州兵。法老打仗,各诺姆的诺马尔赫(州长)带州兵跟随,拼成一支封建军队。中王国时期,军队是法老从农民中招募的庞大中央军(禁军)+ 各州的小规模州兵(厢兵),每州州兵数百人。新王国时期,是常设五万常备军,编成番号严密的部队。从中王国开始,军人家中可以免田赋。但常备军的战斗力迅速衰退,最后只能靠外族雇佣军维持局面。卡迭什之战,拉美西斯二世的常备军被赫梯人迅速击溃,法老险些被俘,靠西亚雇佣军苦战才逃出生天。
后王朝时期,埃及人已经无法打仗,靠雇佣利比亚武士和希腊人作战,埃及人的军队也都是雇佣来的。最后波斯三十万大军入侵,第三十王朝末代法老的军队,是八万本国雇佣兵和一万外国雇佣兵,很快被击溃。所谓本国雇佣兵,相当部分其实是埃及化的利比亚人。因为当时社会上,形成了一个阶层,就是利比亚裔、有军事技能的人。
整个过程是不是似曾相识?没错,雷海宗《中国文化与中国的兵》。

古埃及的土地制度演变:从封建制到均田制到「资本主义萌芽」到射秽主义
古王国时期,土地分成三种:原有诺姆、村社的土地、神庙土地、法老土地。这些土地,各有自己的人口和城市,分归不同系统管理,互相之间的土地买卖甚至未必存在(到底是否存在目前有争议)。但法老可以扩大自己的土地占有量。打个比方,神庙祭司的土地类似天皇的田,法老的土地类似幕府将军的天领,各诺姆相当于裂土一方的大名,各村社也有自己的公地,非常封建社会。(西周春秋)
第一个方法,就是建金字塔,然后金字塔周围形成新城镇,类似汉代的五陵豪杰。这些城镇的土地,全由法老控制。第二个方法,是指定某块土地,赏赐给王室或者法老的近臣。
中王国早期,第十一王朝的法老,开始插手各诺姆之间的土地纠纷。第十二王朝改土归流,将各诺姆的土地平均分配给编户齐民,并建立起庞大的官吏队伍进行丈量土地、划定边界的工作。由于尼罗河每年都要泛滥,所以每年大批丈量官吏就要下乡画界,然后每两年征收一次田赋。「均田制」开始了。(北魏隋唐)
划界的目的就是确保土地的平均分配,保障国家控制足够自耕农交税。但是,神庙的财产法老不敢动。为了维持自己的合法性,法老还向神庙示好,经常给神庙送土地和人口。拥有庞大的神庙系统这一点,是古埃及比支那高的地方。
新王国延续了中王国的土地制度,对农民以实物税形式征收五分之一的田赋。但国家难以控制小农间的土地流转,民间的土地买卖到处发生,出现庶民地主和佃农,金属货币开始流通民间。
但是庙产,法老依然不能动,相反还会继续向神庙献土。新王国时期,神庙祭司控制了一成五的土地,有许多自己的城市。在神庙控制区,祭司要指导、组织农民生产,和农民一起劳动。
利比亚、努比亚、亚述人相继入侵后,埃及第二十六王朝复国,大批希腊人来到下埃及沿海地区,制造一大批港市,促进了整个埃及商业村镇大繁荣,货币贸易完全普及,天赋由实物税转向货币税,所谓「资本主义萌芽」。(明清)
由此导致人口比新王国扩大几倍,达到上千万。gdp 猛增,社会空前内卷化。然后希腊人的托勒密王朝到来,大批收割肉猪,国家垄断各种商品贸易,步入射秽主义。
是不是依然似曾相识?如果换一些名词,本文就叫《中国土地制度演变简述》。

支那很多人非要将自己和古埃及扯上关系,是因为直觉上以为古埃及很高档很厉害。啊,金字塔多么高!啊,拉美西斯二世多么威武!啊,火星人面石和法老诅咒,多么神秘!本质上是一种猎奇心态。
古埃及文明的实质如何呢?埃及学已经发展接近二百年,我们早已拨开它金光闪闪的画皮,只有不读书的民科才会发出种种可笑论调。事实上,我们看到的,不过是个仅比支那高档一些的又一个支那。它的社会结构和历史,给我们提供的经验,不会比支那多太多。它是一具僵尸,正如古埃及史上无数费拉大君为使自己不朽制造的腊肉。

大宝埃及淆

除了特别提示,社区内容遵循CC-BY-SA 授权许可。